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番外“新婚”





  姜璇垂手揪住岑予的腹肌块,夹在他腰侧的大腿微微扣紧:“差不多......就快点弄出来......啊......”

  “宝贝儿。”

  岑予挺腰把肉棒埋进最深处,龟头抵在宫口磨了磨。勾起唇角,嗓音温和道:“告诉我,刚才给了岑喻安几次?”

  他虽然在笑,但姜璇知道,岑予现在很生气。

  他上一次这样,还是在半年前她婚礼那天,岑喻安在一楼挡酒,岑予在二楼她和岑喻安的卧室里,发了疯一般把她压在床上后入。

  她当时穿的敬酒服是包臀的鱼尾裙,脱起来很费劲,他索性就撕坏裙摆拨开丁字裤,插进湿透了的小穴里。

  「宝贝儿......新婚快乐......啊......都这么湿了......」

  卧室开着窗户,能隐约听到庭院中小孩子在嬉戏打闹,还有他们的父母在感叹这场身份不对等的婚礼。

  「岑家的那位......娶了......孤女......」

  姜璇撑在床上,承受着来自身后的、一波又一波的冲击。

  「......真是有本事......日后离婚也能分到不少钱吧?」

  她面色绯红,一滴汗水汇集到鼻尖,又在撞击下甩到床上,她扭过头凑上岑予的嘴角,启唇,舌头探入他的口中,意乱情迷的同他热吻。

  酥酥的,麻麻的,舌头很滑,那里......也很滑。

  「啊......」

  她当然有本事。

  「今晚就跟我吧?嗯?让他休息休息?」岑予加重了力道,「他这两天应该很忙吧?宝贝儿,都跟着我吧?」

  她不仅有本事把岑喻安握在手里,还能勾住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岑予。

  不过这次,她要让岑予失望了,她答应了岑喻安今晚必须和他回婚房,在新婚之夜给他。

  姜璇不知道这兄弟俩在赌什么气,但她和岑喻安有约在先,她不想做一个失信的人。

  听见她的拒绝后,岑予笑了,抱她到露天阳台上满满当当射了叁次。

  他们差点就被楼下的宾客发现。

  时至今日,姜璇还记得她那时的羞愤。在容易让外人撞破的环境下,这疯子都敢那么放肆,更别提当下只剩他们两人的卧室里。

  她还真有点怕了。

  姜璇扶着岑予的肩膀大口喘息,抬手摸摸自己滚烫的脸颊,镇定自若地撒谎:“唔......我们只来得及弄了一次......呀!”

  岑予用指甲刮一下藏在阴蒂中的小豆豆,手背拭了拭包住肉棒的瓣肉。

  “咕叽。”

  “这么烫了......”他缓慢地捣弄,手指怜惜地轻抚阴户几下,“好像还有点肿......”

  “宝贝儿,我上次带过来那盒猫舌颗粒呢?”岑予似笑非笑地问道。

  “我......”

  “我替你回答吧,沙发旁的垃圾桶一枚,浴室里一枚,还有我看到的——”他指指床尾的垃圾桶,“——这里一枚。”

  “一个也没给我留?”

  ******

  我......下章一定写到小姜!不过要不要让小姜吃到嘴,是个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