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能千金燃翻天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全能千金燃翻天 > 001:重生豪門假千金

001:重生豪門假千金

目錄

    葉灼再次睜開眼睛,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 鼻腔里盡是濃烈的酒味兒。

     雖然什么也看不見,但作為一個科技大佬,

     葉灼敏銳的發現周圍的氣息已經變了,這里已不再是她生活的那個世界。

     這是哪里?

     她沒死?

     葉灼摸索著拉開了燈。

 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 屋子里亮起雪白的光。

     葉灼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。

     緊拉著的窗簾,滿屋子的空酒瓶,還有抽了一地的煙頭,無一不預示著屋主人的糟糕情緒。

     就在這時,葉灼的腦海涌入無數記憶碎片。

     葉灼慢條斯理的梳理著這些記憶碎片,得知一個重要結論,她重生了。

     原主姓穆,叫穆灼,是個人人羨慕的豪二代。

     不過,原主雖然出生豪門,卻愚笨不已,不學無術,現在都已經讀高中了,卻連漢字都認不全......

     是個人盡皆知的草包,更是豪門茶余飯后嘲笑的對象。

     三天前,一次意外,穆家人發現,原來穆灼并不是穆家的親生女兒,而是當年在醫院,不小心抱錯了孩子。

     這個意外如同五雷轟頂,讓穆灼的世界徹底的失去了顏色。

     本就不喜歡她的穆家人,現在更是對她嫌棄不已。

     真千金叫葉有容。

     葉有容溫柔大方有才華,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,跟蠢笨如豬似的原主比起來,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。

     原主和真千金在同一所學校上學,真千金在學校的知名度很高,不但是大名鼎鼎的校花!還拿過不少國際大獎!

     如果說真千金是天上的明月的話,那原主甚至連地上的泥巴都不如。

     今天是真千金葉有容正式回歸穆家的日子,穆家人非常重視葉有容,所以在樓下大擺筵席,請了無數名門望族親朋好友。

     回憶到這里,葉灼瞇了瞇眼睛,從現在開始,葉有容會變成穆有容。

     而她也會從穆灼變成葉灼。

     她們錯位的人生,會在此刻步入正軌。

     整理好思緒之后,葉灼打開柜子,準備去沖個澡。

     身上全是酒味和汗味,大夏天的,實在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 剛打開柜子,葉灼便被柜子里的衣服驚了下,入眼全是一些夸張到極致的衣服,大圓領的露胸裝,超短褲,還有鉚釘褲,超短褲,網格絲襪......

     一股濃濃的殺馬特氣息迎面撲來。

     再看到床頭柜上那張比殺馬特還殺馬特的照片時,葉灼都懵圈了!

     臥、臥槽!

     這特么是個人?

     找了好半天,葉灼也沒找到一件正常的衣服,索性也不洗澡了,只好在外面套了一件長袖的防曬服,頂著一副夸張的妝容,往樓下走去。

     “爸、媽。”葉灼走到穆家父母面前。

     看到葉灼下來,在場的賓客皆是鄙夷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 今天是穆有容回來的日子!

     葉灼這個鳩占鵲巢的人出現在這里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她有什么資格叫穆家父母爸媽?

     真是太不要臉了!

     “她怎么還有臉出來?我要是她的話早就跳樓死了!還活在世上做什么?丟人現眼!”

     “丑人多作怪!”

     “聽說她的親生母親葉舒,家里特別窮,到現在連套房子都沒有,我看她應該是過慣了日子,所以才會賴在這里不走吧!”

     “你們知不知道葉舒是小三啊?她還不知道誰的種呢......”

     “原來是個沒人要的私生女啊。”

 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 眾人議論紛紛,冷漠無情的話跟刀子似的,換做是其他人估計早都站不穩了,可葉灼的臉上卻連半點異色都沒有,穩如泰山。

     穆太太沈蓉看著葉灼,硬著頭皮道:“過來這邊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你姐姐有容,以后你們姐妹倆可要好好相處。”

     穆太太表面笑容依舊,其實已經恨透了葉灼。

     葉灼這個小賤人,明明就不是她女兒,還賴在他們家不走。

     真是不要臉!

     葉灼不走也行,他們穆家有的是辦法讓她消失在這個世界上!

     葉灼看向穆有容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 穆有容并沒有理會葉灼,而是轉頭看向沈蓉,紅著眼眶問道:“媽,我不是只有兩個哥哥嗎?她是你女兒,那我又是誰?”

     從小到大,穆有容都有一種非常奇怪的直覺。

     她覺得自己不是普通人,她討厭陰暗的地下室,討厭身邊的低等人......

     她不相信自己是一個見不得人的小三生的女兒。

     事實證明,不是她異想天開,她就是一個流落至民間的公主。

     她是天生的貴族!

     得知這個消息,她欣喜若狂!

     可惜......命運弄人。

     她忘不了前世那悲慘的命運。

     一手好牌,被她打了個稀巴爛。

 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 穆有容是重生回來的。

     上一世,她是在二十多歲的時候被親生父母認回來的。

     回到穆家后,父母對她很好,給她報了很多培訓班,讓她從灰姑娘蛻變成變成一名華麗的豪門千金。

     可惜,她最后有眼無珠,所嫁非人,看上了一個衣冠楚楚的禽獸!

     就這么的做了炮灰,尸骨無存。

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但,今生不是前世。

     重生回來的穆有容有著普通人沒有的金手指。

     她還帶著前世的記憶。

     這一世,她將是最耀眼的存在!

     她要讓父母都以她為驕傲!

     她要讓穆家成為云京市第一大家。

     而且,根據金手指提示,今天晚上有個跺跺腳就能讓云京市抖三抖的財閥大佬也在宴會現場,可惜的是,在場的人實在是太多,前世的她又沒見過這個傳說中的財閥大佬......

     不過,她有閉月羞花之貌,沉魚落雁之容,肯定能吸引到財閥大佬的注意。

     讓財閥大佬非她不可。

     這一世,她絕對不會像上輩子一樣,讓葉灼那么輕易的死去!

     葉灼不是想留在穆家嗎?

     那她就成全葉灼!

     她要留住葉灼,她要讓葉灼成為襯托她的綠葉,她還要讓葉灼嫁給前世那個禽獸!她要葉灼這個丑貨徹底的淪為她的墊腳石!

     思及此,穆有容勾了勾唇角,眉梢染上幾分微不可見的勢在必得神色。

     大廳角落那里坐著兩個男人。

     坐在上方的男人,頭上壓著頂黑色的帽子,帽檐的陰影遮住了五官,修長又白皙的指節間夾著一根香煙,裊裊煙霧下,本就不清晰的容貌,此時變得更朦朧起來。

     另一只手捏著一串佛珠,深色佛珠襯得雪白的皮膚肌理分明。

     身穿素色中式長衫,同色衣扣被一絲不茍的扣在最頂端,儒雅間透露著肅冷。

     雖然看不清楚他容貌,但那身睥睨天下的氣勢實在是讓人難以忽視。

     另外一個長著一張英俊的臉,看起來吊兒郎當的,目光落在葉灼身上,“如果不是親眼所見,真是難以置信世界上還有穆灼這種厚顏無恥的人。鳩占鵲巢,李代桃僵,五哥,你這未婚妻行徑也太卑劣了......”

     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,葉灼的行徑的確不要臉。

     作為一個冒牌貨,她居然連真千金的認親會都要來橫插一腳!

     說到這里,男子突然反應過來,接著道:“不對!跟你有婚約的人是真正的穆家千金,這個假千金跟你半毛錢關系都沒有!”

     這種上不了臺面的貨色,連給他五哥提鞋的資格都沒有。

     說話的人叫黎千東,是京城有名的權貴。

     按理說,以穆家目前在云京的地位,是請不來這尊大神的。

     但誰讓坐在他對面的那位爺和穆家千金是未婚夫妻關系呢?

     他是陪著那位爺一起過來的。

     對面的男人抿著唇,雙腿交疊著,清貴間攜帶著肅冷,身上籠著一層雪光。

     黎千東嘆了口氣,“穆家真千金也太可憐了,白白被人家占了那么多年的身份也就算了,現在還要被迫認下這個假妹妹。”

     這事兒擱誰頭上,誰都不會好受!

     語落,他抬頭看著坐在對面的男人,“不過說真的,五哥,沒想到你這個素未謀面的未婚妻居然長得這么好看!我還以為云京這個小地方,出不了什么美人呢。”

     穆有容畢竟是穆家的血脈,長得確實很有幾分姿色,要不然怎么是校花呢?

     加上有妝容夸張的葉灼在前面對比著,就顯得更漂亮了!

     男人這才不緊不慢地抬眸,一雙如古井般神秘的眼眸深不見底,皮膚很白,似是久不見太陽的那種白,眼尾上方生了一顆紅痣,帶著三分病態,還有七分是凌冽和桀驁。

     一看,就是不好伺候的主。

     “不說話,沒人把你當啞巴!”淡淡道出一句話,攸冷的聲音里裹著七分低啞,三分威壓。

     是那種好聽到能讓人窒息的聲線。

     黎千東嚇得一抖,但還是壯著膽子道:“五哥,你和穆家真千金畢竟有婚約在,雖然岑家這些年不在云京,但你們岑穆兩家畢竟是至交,如果湘姨和老太太非讓你娶穆家千金不可呢?”

     “五哥,你心里是不是有白月光了?”黎千東緊接著又問。

     “白月光是什么?”男人好看的眉頭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 黎千東道:“白月光就是喜歡的人,很喜歡很喜歡,非她不娶的那種。”

     男人微微搖頭,“現在沒有,以后也不會有。”

     黎千東絲毫不懷疑這位爺的話。

     他們認識已經十幾年了。

     他從未見過這位爺跟哪個女性走得近過。

     不但沒有見過,這位爺還常年吃素,每天除了在辦公室處理文件,就是去附近的寺廟靜心修行,聆聽佛音。

     就算這位爺那天真的當和尚了,他也不覺得奇怪。

     穆有容繼續咄咄逼人,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讓輿論全部傾向于她這一邊。

     單從真假千金這一點來看,穆有容就贏了。

     誰讓葉灼是那個鳩占鵲巢的人呢?

     葉灼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境地,看著穆有容道:

     “穆小姐,占用了你十八年的穆家千金身份實在是對不住!我會馬上會離開這里,回到屬于我自己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“穆家大小姐這個身份從現在開始物歸原主,以后我叫葉灼。”

     這里本就不是葉灼的家,也不是原主的家,所以,她不會賴著不走。

     穆有容愣了下。

     她沒想到葉灼會主動提出離開。

     這跟前世有點不一樣。

     前世的葉灼因為死皮賴臉的賴在穆家,不但被人唾棄,最后被穆家人出手弄死了。

     按照前世的軌跡,她都準備好一套方案要狠狠打臉葉灼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了,現在葉灼突然決定要走,讓她怎么打臉?

     這賤人是在以退為進,故意裝可憐,想騙取大家的同情心嗎?

     想到這里,穆有容的眼底浮現起一抹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就憑葉灼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草包,還想在她面前耍心眼?

     天方夜譚!

     她是翱翔九天的鳳凰,葉灼算什么?連個小麻雀都算不上!

     穆有容輕輕一笑,嘴邊浮現起幾分嘲弄的弧度。

     “物歸原主?葉灼,你鳩占鵲巢取代了我整整十八年的人生,享受了十八年的富貴生活,現在一句簡單的物歸原主就想讓我原諒你?”

     葉灼臉上的表情很淡,“糾正一下,造成這十八年錯位人生的人不是我,不是你,更不是我們雙方父母,你有恨是人之常情,恨我怨我也正常,但你最應該恨的是醫院,若不是他們的疏忽,我們的人生不會錯位!穆小姐,當年的我們都是襁褓中的孩子,并沒有誰對不起誰,更談不上原諒。”

     雖然原主的名聲有些不好聽,卻從未對穆有容做過什么。

     不過穆有容恨她也情有可原,畢竟這種事發生在誰身上,誰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 但,穆有容不該在她愿意退出的時候還咄咄逼人!

     當年的原主不過是襁褓里的小嬰兒而已,她并沒有選擇權。

     穆有容冷笑一聲,眼底全是譏誚,“你覺得醫院那么神圣嚴謹的地方會發生抱錯嬰兒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 小仙女們大家好呀。

     德音開新文了哦,歡迎大家收藏哦~~

     新文希望大家能喜歡~
目錄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