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能千金燃翻天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全能千金燃翻天 > 003:母親

003:母親

目錄

    穆有容看著葉灼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 眼底全是陰毒的光。

     這一世。

     校花是她!

     穆家千金也是她!

     葉灼就是個低等的貧民而已,有什么資格拿什么跟她斗?

     就算葉灼離開穆家了,也逃脫不了,給她當墊腳石的命運。

     歷經過重生的洗禮,穆有容的演技非常高,這么看上去,好像是她在舍不得葉灼一樣。

     沈蓉心疼極了!

     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太善良。

     葉灼搶走了她的一切,而她卻舍不得葉灼那個廢物,還提出把葉灼當親妹妹......

     “好孩子,媽知道你心地善良,舍不得她走,但是為了她這種人根本不值得,葉灼就是個喂不熟的白眼狼!”語落,沈蓉接著道:“對了有容,你養母她......這些年來,對你好嗎?”

     “我高一那年因為養母不給我交學費,差點被退學,最后還是因為我學習成績優異,校長才免除了學雜費,破格錄入。以前上小學的時候,大家都說我是個沒人要的野種......”

     說到最后,穆有容直接泣不成聲。

     其實養母對穆有容真的很好,從小到大沒讓她受過苦,把她捧在手心里寵著。

     就算知道穆有容不是她的親生骨肉,還擔心穆有容初回穆家會受到欺負,被人看不起,將所有的積蓄都給了穆有容,讓穆有容拿來撐場子。

     穆有容之所以敢這么顛倒黑白,無非就是仗著這里沒人知道事實真相。

     畢竟,這個世界上,有惡才能襯托出善。

     有綠葉,才能襯托出紅花。

     那些低等人,生來只能成為襯托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 穆有容這話音剛落,周圍眾人皆是一臉憤怒的樣子!

     根據穆有容這些話,不難分析出,當年抱錯孩子,都是養母一手所為。

     這就是一出有計劃的貍貓換太子!

     要不然,養母怎么可能不給穆有容上學?

     養母分明就是想讓穆有容成為一個沒有文化的廢物。

     惡心至極!

     沈蓉哭著抱住穆有容,“我可憐的孩子,她怎么能這么對你,真是太惡毒了......”

     穆有容拍了拍沈蓉的肩膀,語調悲傷,“沒什么,這些年我早就習慣了,我畢竟不是她親生的......”

     “孩子,你受苦了......”沈蓉抱著穆有容,臉上又是愧疚又是心疼。

     在眾人看不到的角落里,穆有容的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 她的目的達到了。

     今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 那個神秘的財閥大佬肯定也在暗處偷偷窺視著她。

     **

     葉灼按照原主的記憶,直接找到了原主母親葉舒的住址。

     葉舒租住在云京市最便宜的地下室。

     這里臟亂不堪,陰暗不見天日,到處都散發著一股發霉的臭味。

     正是晚飯時間,家家戶戶的老人小孩,都端著碗站在門口吃飯,見到葉灼時,眾人眼底皆是露出好奇的光。

     這個貧民窟,什么時候來過像葉灼這樣的人?

     原主不但化著濃妝,整個人還透露著的那種陰郁偏執的氣場,蓋住了本身的光華。

     而葉灼不同,她是人人忌憚的科技大佬,就算異世界的領導見了她,也要禮讓三分,此時雖然化著濃妝,但身上有種旁人復制不來的高者氣場。

     葉灼在眾人的目光之下,敲響了緊閉的房門。

     “篤篤篤。”

     好半晌,里面才開了門。

     葉灼見到的是一個臉色蒼白,充滿病態的中年婦女,就像現代版林妹妹,帶著幾分我見猶憐的氣息。

     “你、你是灼灼?”葉舒驚訝的看著葉灼,楞了半晌,眼底皆是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 葉灼看著葉舒,“媽,我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、你叫我什么?”葉舒眼眶一熱。

     就在昨天,葉舒去找過葉灼,但葉灼卻并不承認她,葉灼不僅不承認她,反而還狠狠的羞辱了她一番,說自己沒有她這么丟人的媽。

     葉舒傷心不已,卻也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 葉灼不愿意承認她,而穆家也愿意繼續養著她,所以葉舒只好放棄這個女兒。

     可葉舒沒想到,僅隔一天時間,葉灼居然找回來了,還主動叫她媽!

     她這不是在做夢吧?

     葉舒也是個有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 當年,因為愛情,年僅十九歲的葉舒便懷上了雙胞胎。

     不過雖然是雙胞胎,但在生產過程中卻被護士告知,有一個孩子是死胎。

     女兒誕生后,昔日與她如膠似漆的戀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,這一消失便是整整十八年。

     去派出所報案之后,她才知道。

     戀人的所有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 無論是家庭住址還是名字......

     他就是個騙子。

     一個花言巧語的愛情騙子。

     要知道,在那個年代,一個十九歲的小姑娘,未婚生女可是一件非常丟人的事情,所以在女兒出生之后,葉舒的父母便要把孩子扔了,還給葉舒找了個婆家。

     葉舒不舍得年幼的女兒,不顧父母的放對,帶著女兒搬出了那個家。

     這些年來,葉舒一邊打零工,一邊撫養女兒。

     單身母親的生活并不好過,但她從未放棄過女兒,也沒有再婚。

     葉灼看著葉舒,輕輕地擁住她,“媽,對不起,以前是我不懂事,請您原諒我,以后我會好好陪在您身邊。”

     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。”葉舒喜極而泣,將葉灼往屋里帶,“灼灼,快進來,家里比較簡陋,你別介意。”

     跟穆家相比,葉家這個陰暗地下室何止是簡陋?

     簡直連貧民窟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 客廳約莫十平方左右,白色的墻紙已經舊得泛黃,水泥地面因為沒鋪地板的緣故,裂開了一條條細細的縫隙,隱約有些潮濕。

     靠邊擺著一張三條腿的桌子,還有一條腿則是被一根破棍子支撐著。

     桌子前面老的不能再老的破電視柜上,擺著一臺黑白電視。

     葉灼沒想到,在這個發達的年代,還能見到這種老古董。

     不過客廳雖然破舊,卻收拾得很整潔,空氣中也聞不到什么怪味。

     由此可以看得出來,葉舒是一個很干凈的人。

     “灼、灼灼,你喝水。”就在此時,葉舒端過來一杯水。

     “謝謝媽。”葉灼雙手接過杯子,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 看著葉灼喝水的動作。

     葉舒那雙和葉灼一模一樣的丹鳳眸中寫滿了震驚。

     葉灼真的變了。

     她真的和以前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 幾天前葉灼來過這里,葉舒和今天一樣,給葉灼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 當時葉灼是什么反應?

     她捂著鼻子,很嫌棄地道:“我連洗臉用的都是依云,你居然給我喝這種水!你想毒死我嗎?”

     彼時,葉舒還不知道依云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后來她才知道,原來依云是一種很貴的礦泉水。

     可今天,葉灼眼中竟然沒有半點嫌棄的神色。

     不過,面對葉灼,葉舒還是有些拘謹,“灼灼,馬上就要吃晚飯了,你想吃什么?我給你做。”

     葉灼放下杯子,很認真的思考了下,“媽,家里有浴室嗎?我想先洗個澡。”

     臉上化著濃妝,身上還有酒味,葉灼此時只想舒舒服服的沖個澡,做個正常人!
目錄
返回頂部